川酒网川酒网川酒网

新一波资本涌入仁怀 这次有何不同?

资本对于仁怀酱酒的追捧,正在形成新一轮的热潮。

5月10日,贵州省仁怀市人民政府举行多个涉酒的项目签约,参与投资签约的企业中,出现了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香港唐庄集团有限公司、贵州真工酒业有限公司、京东集团等知名企业的身影,涉及签约的4个项目总投资超过90亿元人民币。

在酱酒出现动销不畅、渠道降温的背景下,资本大手笔投入仁怀酱酒产业意味着什么?新一波资本的涌入对仁怀酱酒产业所倡导的高质量发展将产生什么影响?

01、政府引导大资本进入,投机资本退出

5月11日,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和集商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联合发布2022年贵州省重点产业招商热力图,包括贵州省酱酒产业在内,共有16个产业的投资热力图悉数发布。招商热力图颜色越深表明招商强度越大、投资热度更强。

酒业家从贵州省酱酒产业投资热力图上看到,共有7个区、市、县酱酒投资最热,为鲜红色,包括仁怀市、金沙县、播州区、红花岗区、赤水市、习水县和绥阳县,其中以仁怀市最红。

数据显示,2021年,仁怀市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总产值同比增长29.9%,白酒包装量完成19.78万千升,同比增长31.5%。

依托“中国酱香白酒核心产区”独特的资源禀赋,仁怀市的酱酒产业仍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根据仁怀市人民政府此前发布的《仁怀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仁怀市在“十三五”期间已经实现了茅台集团实现营收上千亿、市值过万亿的历史性突破;亿元以上白酒企业达11家,酱香酒产业跨入千亿级集群;“仁怀酱香酒”地理标志品牌价值达721亿元,列全国知名品牌示范区榜首等成绩。而按照计划,仁怀市到2025年将新增规模企业30家以上,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到2025年,酱香酒产量力争达到50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元。

与此同时,在仁怀市政府的主导下,当地酱酒产业正在进行一场产业结构大调整。

5月10日,仁怀市人民政府宣布,在这一轮聚焦白酒行业“低小散弱”问题,深入推进“三个一批”治理工程过程中,全市清理整治退出一批,关停白酒企业(作坊)622家,已签订退出协议304家,填埋窖池261家2977口;就地改造提升一批,完成“四改”企业799家,验收合格728家;兼并重组做大一批,将规模不达标企业纳入兼并整合对象,已完成兼并整合51家,正在推进兼并重组试点区域3个。

当地政府旨在推动酱酒产业高质量发展而对突出问题的整顿在业界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讨论,预计整顿完成后,仁怀市酱酒产业的发展将向着集中化、品牌化、有序化发展。

这也为资本的进入提供了更好的环境和条件。资深酱酒专家权图曾在2021年做出判断:未来酱酒竞争的一个重要维度是资本,在酱酒品牌不断集中的时候,有很多业外的资本加强了对茅台仁怀产区中小企业的整合,资本对酱酒的整合还会加剧。

对于这个预判,从仁怀此次集中签约的部分项目的投资额以及投资标上或能窥见一二。

比如,真工酒业与怀庄集团完成战略合作签约,将以怀庄集团在仁怀名酒工业园区的酒厂为主体,投资扩产。按照真工酒业的发展规划,在“十四五”期间,将投资超30亿元,技改扩能,最终达到年产大曲酱酒12000吨,制曲3万吨,储酒6万吨的规模。这基本上是仁怀市酱酒产业中top20的存在。

再比如,香港唐庄集团于2020年在仁怀市注册成立了贵州唐庄酒业有限公司,后又成立了贵州唐庄酿酒有限公司。唐庄酒业通过对仁怀营商环境的不断深入了解,切身感受到了仁怀市委政府在招商政策扶持方面的热度和力度,坚定了投资酱香型白酒产业的决心和信心。唐庄酒业先后考察了100多家仁怀当地酒厂,收购了2000多吨陈年坤沙基酒,并从2021年开始启动100多个窖池自己酿造。唐庄酱酒于2021年4月正式上市,仅一年时间实现了近亿元的销售收入。香港唐庄集团董事长胡兴国表示,唐庄酒业计划总投资6亿美金,以年10000吨为目标,全部酿造大曲坤沙高端酱香白酒。

行业人士表示,随着大资本的进入,仁怀酱酒产业的产融结合将更加紧密,随着前期一些投机资本在竞争中主动退出或者被市场淘汰,现存的中大型企业与大资本是互相需要的关系。

小企业、小作坊的退出与市场上大量的小品牌、贴牌产品被淘汰的时间轴几乎是同步的。这一方面是仁怀当地对产业规划整合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市场机制在起作用,在白热化的市场竞争中,这些小品牌、贴牌产品被市场自然淘汰。没有了市场土壤,就算当地政府没有对中小企业进行关停整顿,这些企业的生存空间也只会越来越小。

其实,在经历狂热之后,当地酒企对于中小投机资本也有识别能力和免疫力了,有企业表示:“外来者中不止有大资本,还有数量不少的中小投资者来寻觅机会,他们过去没有做过白酒生产、甚至连白酒买卖都没有做过,这些不懂酒的人来了万一搞乱了市场,最后收拾烂摊子的还是我们无法离开的本地人。”

如今,进入仁怀酱酒的投机资本大大减少。

“酱酒发展已经进入中场,这一阶段典型的特点就是大产业资本进来的越来越多,因为他们都是优质的、有战略定力、有眼光的能长期投入的资本,这个节点他们投入的方向一般都是嫁接现有的成熟型企业,完成产业重组后则会加速整个酱酒产业的成熟,加剧头部企业、头部品牌发展。”资深酱酒专家权图向酒业家表示。

02、仁怀产区进入洗牌期,这是资本介入的好节点

经历了整顿关停以及市场对中小品牌、贴牌的自然淘汰后,仁怀酱酒行业进入新一轮的洗牌期。

权图向酒业家表示,仁怀产区实际上已经到了一个洗牌的阶段,因为现在地方政府的策略是非常科学的,现在仁怀酱酒行业实际上已经在快速的集中,TOP10的企业几乎都与外来大资本在进行结合,中小型的企业和作坊也在快速被整合。“可以预见的是,仁怀产区肯定是率先完成洗牌,也会率先成熟的一个产区。”

“即使现在还没有被整合的中小企业,未来一定也要被整合进去。”权图说:“因为虽然这部分中小企业经过多年的积累有着品质、基酒储备等方面的优势,但是这些企业的劣势也很明显,即企业自身的营销、品牌能力和实力缺乏,所以未来也还会发生越来越多的整合。”

从目前进入茅台镇的资本布局来看,主要方式包括三种:新建酒厂;与地方酒企合作,即资本出钱出渠道,茅台镇酒厂提供基酒;兼并重组地方企业。

今年4月份,酒业家对仁怀产区进行了大面积的走访和调研,其中一部分酒企的老板对于资本进入持开放态度,多看中大资本进入后所带来的市场拓展能力和高质量人才。

而在市场层面,酒业家在4月份的调研显示,多地酱酒市场当前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最大的酱酒市场河南今年以来酱酒整体销量的降幅在30%以上。中信证券发布的研报认为,今后一段时间,酱酒存在渠道库存集中释放的风险。

对此,权图向酒业家表示,虽然现在宏观经济和各个产业形式都比较严峻,但是酱酒行业仍然一枝独秀,酱酒产业本身长期向好、向上的逻辑没有发生改变,还有战略性的机会。

其实,随着市场的降温,好的酱酒投资标的今年以来的估值也有所回落。权图认为:“对于坚持长期主义的大资本而言,如今确实是一个比较好的介入节点,因为这时候各方面的条件都好谈判一些。”

而在之前对仁怀酱酒的投资热中,就有资本抓住低点果断介入,从而大获成功的案例。比如,如今声名鹊起的酣客酱酒,就是在2014年左右进入仁怀产区投资的,彼时正是酱酒最低迷的时期,当时酣客与夜郎古、君丰酒业等合作,实行前者投资持股后者的策略,而如今的结果大家都看到,当酱酒从2016年开始回暖直至2021年期间疯狂生长,酣客布局成功,成为上一轮低谷期投资仁怀酱酒产业的最大获益者之一。

如今,在酱酒市场出现阶段性降温之时,新一轮的资本涌入仁怀,透露出什么信号?“今后一定还有更大的资本不断进入仁怀酱酒产业,同时也还会持续不断的发生更大规模的、更高层次的产业并购,从而加速整个产业的快速集中和发展。”权图作出这样的预判。(原标题:90亿!新一波资本涌入仁怀,这次有何不同?丨深度)

新一波资本涌入仁怀 这次有何不同?

赞 (14)